好听的网名,作业盒子,推特

admin 1个月前 ( 03-10 19:02 ) 0条评论
摘要: 其实在现阶段基因检测是具备了一定科学基础的实验项目,可以通过基因来判断容易引发和不容易引发的疾病,具备了较高的判断水平和检测机制。...

基因这个东西,看起来非常玄妙,而对于一知半解的我来说,基本上会把基因归纳在玄学的范畴内。其实在现阶段基因检测是具备了一定科学基础的实验项目,可以通过基因来判断容易引发和不容易引熄灯情人发的疾病,具备了较高的判断水平和检测机制。

目前很多电商平台都推出了带有“基因检测”的项目业务,价格从几百元到上万元不等。通常模式都是演员王瑾由用户通过好听的网名,作业盒子,推特购买的监测工具进行采样,采样包括唾液或口腔壁细胞等,之后寄回检测机构进行监测。监测结果会在一段时间后反馈给用户。这些看似半真半假的基因检测究竟有什么意义,今天就从源头开始说起。


还记得2000年的时田玥女排候,市场上除了互联网泡沫破灭闹得沸沸扬扬,另一个热门话题便是基因测序(DNA Sequencing)。

基因测序的历史其实相当悠久,第一个完整的基因测序是1977年的噬菌体X174测序,90年代末期到2000年初期爆红的则是所谓的高通量测序(High-throughput seque下运河风情ncing),能够将完整的基因测序一次搞定,其催生因子和互联网泡沫其实很类似:电脑计算能力提升到突破一个临界点,过去难以执行或者不合成本的基因测序任务,一夕之间变得可行而且甚至有利可图,因此世界各国学术研究机构和私人商业公司纷纷涌韩加富入基因测序的领域,报纸讨论著通过基因测序找出人类各种不治之症的解药,甚至是长生不老的秘密。

一转眼快二十年过了,我们并没有找到不治之症的解药,关于长生不老也没有多少突破,但市场似乎在赚钱这一块终于找到突破点,代表性公司是总部位于硅谷山景市的23AndMe。

和传统生化公司或者药厂广告的“洁白科技感”不同的,23AndMe的广告拘束衣采用了大量鲜丽的原色和轻松的配乐,里头诉求基因测序数据可以让消费者了解自己的肌肉组成和睡眠动作,是否患有乳糜腹泻(celiac disease),是否有尼安德塔人基因,乳糖不适症的孙耀奇程度,对咖啡因的敏感度??等无所不包——就差没提议帮消费者算命盘或运势。

而这几年类似23AndMe的基因测序产品之所以在美国成为热门话题,与其说是解决疑难杂症,不如说跟川普比较有关。众所皆知川普及其许多支持者都不讳言自己是所谓的白人优越主义者,因此从2016年大选前到现在,正反两方都有许多人使用基因测序产品来“证明”自己血统的纯正(亦即来自欧洲白人民族),或者“诉求”其实每个美国人都是混有多人种基因的移民。期间也发生过一些网络疯传的轶事,例如白人优越主义者泰国电影模范生收到自己的基因测序结果,才发现自己有部分非洲基因(其实全人类都最早来自非洲)而开始质疑基因测序的科学根据——就像他们也质疑进化论一样。


在23AndMe的产品菜单上,最便宜也最受欢迎的正是上面这种所谓清查祖宗八代的“Ancestry”产品,定价美金$99,号称可以帮你比对基因中有多少比例来自其数据库中超过一千个不同地理区域的基因,庆阳张万福甚至可以帮你找到失散多年或者根本未曾谋面过的远房亲戚——每个年关将近就恨不得躲到李韬放海外度假的中国人,应该都无法理解美国人这个愿望。

如果要进一步了解健康情况,就得加价到$199购买套餐——如果考虑到在社交网络上揭露自己有罕见疾病基因,并不如争辩自己的雅利安血统有多纯正来得有趣,我们可以猜测23AndMe最大宗的客户还是都来自于“Ancestry”产品。

一个消费者在网站上下单后,会在三到五天后收到一个唾液样本萃取工具。消费者根据指示,吐出足够唾液吐到样本瓶中——但“切记采取样本前三十分钟不可进食、嚼口香糖或者刷牙”——然后盖上贺灿梅盖子让储存在里千音伊代面缓冲液流入样本瓶中,然后封住样本瓶摇动五秒钟,用提供的封口袋封存放回原本的盒子中,再将邮寄回公司,六到八周后就可以通过电子邮件收到分析报告。其他基因检测的公司的流程也基本类似。


从上面的叙述读者可以看到,23AndMe不管是产品、广告或者用户体验都与硅谷创业公司如出一辙——连公司名字都是根据人类基因有23对染色体而来——这是因为23AndMe本身和传统上在波士顿设立并且从生医专业风险资本公司融资的生技创业公司不同,是创立在硅谷、留着硅谷血液的100%创业公司,其主要的风险资本投资人包含了红杉资本、谷歌风险资本、NEA(New Enterprise Associates)和知名投资人Yuri Milner,以私募角度投资的也有富达投信等。

但在其总计将近8亿美元的融资中,最令人侧目的反而是众多医药大厂,包含美国的娇生和瑞士的罗氏,以及去年7月砸入3亿美元取得六分之一股权的英国大药厂葛兰素史克。这些医药大厂对于23AndMe的投资乍看之下是很普通的策略结合,但实际考察后却让人产生更多问号。

首先根据23AndMe官方数据,公司现在有超过五百万名消费客户,其中超过八成选择秦浩诚提供其基因数据给研究计划。以葛兰素史克的吃咪咪投资协议为例,在成为23AndMe主要股东后,葛兰素史克将会运用这超过四百万“同意”用户的基因数据去进行更有效率的药物开发。

理论上这些数据会是匿名,不会造成隐私外泄,但是包含葛兰素史克在内的所谓“大药厂”(big pharma),传统上有着唯利是图的名声,和用药患者的利益冲突和集体诉讼也从未断过,拿到这四百万(以及未来上千万甚至上亿)的用户数据后,就算是消费者确切姓名是隐藏的,我们也可以推测最少年龄、居住区域或职业类别之类的信息可能不在匿名处理范围内,葛兰素史克会怎样使用这些分类数据,我们就不得而知了。

和大药厂比起来,更让人担心的是医疗保险公司。众所皆知许多医疗保险最高的给付压力来自于慢性病,保险公司若能够事先得知要保者的慢性病病史,以某些借口拒绝受保,就能够确保自己只有成本低的健康保户,实现稳赚不赔的保险生意。这也是为什么除了美国以外的先进国家都有全民医保,以避免保险公司用这些手段规避保险公司的商业本质。


美国今天虽然(暂时还有)奥巴马医保,但这个医保仍然离其他先进国家的全民医保有一段距离,保险公司仍然有许多上下其手的空间。既有病史(pre-existing conditions)已经是够敏感的信息亲吻妈妈了,基因测序所能够提供的潜藏风险因子眷牌玉铃颗粒信息,将能够让保险公司更进一步挑软柿子吃。如果这些数据被保险公司取得,将会造成更多人无法取得健康保险,让保险系统更加失衡。

这其实正是23AndMe这样的商业服务现有的最大风险:数据风险。就算23AndMe在商业上只选择匿名分享给药厂,美国消费者仍然无法确认这些数据是否会通过某些方式被泄露给能够享受立即利益的商业组织,例如前述廖其胜的保险公司。而只要是数据就有可能被黑,连脸书这样的网络科技领导者都有层出不穷的被黑历史,23AndMe又怎能保证用户的基因数据保护得坚若磐石?而且不同于帐号或者信用卡数据被黑,基因数据一但被黑,该基因的拥有者就像是纳粹统治下胸前贴着黄色星星的犹太人,永久地被贴上标签——毕竟帐号或者信用卡被黑,只要申请新帐号或者新的信用卡就好,但基因数据被黑,就只ios科学上网能重新投胎做人了。

读者可以思考的一个问题是:你的DNA到底值多少钱?以23AndMe的定价来看,你只需要花$99就能够做DNA测序,似乎不贵。但是对于23AndMe,享有转手把消费者的基因数据卖掉的权利,其价值就想像空间无限,这些DNA数据显然对23AndMe以及其投资人来说是价值连城?

若真是如此,我们可以来看看23AndMe的资本效率。葛兰素史克去年投资的$300M真的是估值$1.8B的话,那么23AndMe成为独角兽的资本效率仅仅为:

$1.8B / $786M = 2.3x

就算吴优福考虑到葛兰素史克是战略投资,在他们之前既有投资人的资本效率也仅仅为:

($1.8B?$300M)/($786M?$300M)=3.1x

不管是2.3x或者3.1x都是非常难看的资本效率,暗示着已经成立十二年的23AndMe,其现有商业模式似乎也得不到金融(非战略)投资人的青睐?

如果创业公司自己好像也没赚到,那么消费者心甘情愿贡献的基因数据,庞大的潜在利益到底归属何方呢?虽然我没有直接的答案可以提供,但去年七月当葛兰素史克宣布23AndMe的三亿美元投资案时,其股价立刻上涨1.5%,市值增加超过十亿英镑以上——我想冷血无情的金融市场早已经代替我提供了解答。

文章版权及转载声明:

作者:admin本文地址:http://www.mikebucks.com/articles/111.html发布于 1个月前 ( 03-10 19:02 )
文章转载或复制请以超链接形式并注明出处牛奶咖啡,意大利咖啡精选,牛奶和咖啡最佳搭配的100种方法